News Center

    新聞中心

    投資人說 | 肖冰:耐住性子走過漫長雪道,準抓中國市場發展數次紅利
    發布日期:2022-02-10

    b58d9e5ec004ffc6ab276f90adaae30d.png

    *本文轉載自融中財經(thecapital),略有調整。記者安多,編輯吾人。

    伴隨專精特新浪潮的到來,“小巨人”企業從細分領域的隱形龍頭,終于走到了舞臺中央。而在這些項目的背后,不僅有數年如一日深耕產業的企業創始人,還有多年陪跑的投資機構。


    在高端制造領域深耕20余年的達晨再一次收獲了資本市場的紅利。據統計,達晨已投企業中有國家級專精特新企業達62家,其中,80%以上完成了后續輪融資,估值平均增長4.68倍,最高的翻了40倍;并且有10家已上市,6家處于預披露階段。


    過去,每一次資本市場的紅利,達晨都準確把握住機會,看似“幸運”的背后,是多年的默默布局。


    你將看到:

    • 達晨為何踩中了近二十年幾乎中國資本市場的每一次重大變革?

    • 達晨投資項目標準

    • 投早、投小、投硬科技的趨勢對達晨有何影響?

    • 對前沿技術項目風險如何判斷?

    • 2022年達晨主要關注方向


    “跟著政策走,堅持投資中國,這可能是我們能抓住市場紅利的原因?!边_晨總裁肖冰表示?!斑_晨走過二十一載,深耕本土,無論是智能制造、信息技術、醫療健康或者軍工,都是一頭扎進產業、永遠在產業的第一線,這是我們能夠幸運沐浴中國發展紅利、踩準中國資本市場發展關鍵節點的前提和基礎?!?/span>


    2021年,北交所橫空出世,“專精特新”等小巨人的崛起,也為堅持科技投資的達晨帶去重大利好。肖冰直言,“未來,北交所內的企業將會持續分化,更加考驗投資機構的專業能力。達晨對于看好的項目將堅定持有,并將嘗試通過定增等方式不斷增持,更長久地陪伴企業成長?!?/span>


    以下為專訪內容,與您分享。


    《融資中國》:過去,達晨幾乎踩中了每一個資本市場重大的變革腳步,創業板、科創板、北交所,每一次行業變革,達晨都收獲頗豐,這是源于達晨怎樣的布局和戰略機制?


    肖冰:我們并非有意踩風口,今天能抓住北交所的機會,是源于過去多年的積累。從成立至今,達晨重視對國家產業政策變化的研究,國家和時代給予的機遇是最大的發展機會,這也是我們走過二十一載,一直看好中國、深耕本土的原因,也讓我們抓住了多次市場發展的紅利。


    此外,我們起家深圳,產業方向是以高科技、先進制造業為主?;谶@些原因,達晨從剛出發起,就投資了一大批先進制造企業。


    政策變化的新風吹向我們,這是我們喜聞樂見的。但回顧過往,許多我們投資的行業并非多是主流風險機構看好的,投資的項目也不是爆發式發展的企業,不性感、估值不高、上市也不容易,坦白講這類項目的成長之路很寂寞,但達晨耐住性子、基于對行業發展潛力的確定、對企業的看好,依然選擇持續投資,得以在許多細分賽道尚未被關注的時候,就已挖掘和布局了一批有代表性的潛在優質企業。


    180746d3968784ec509fed4f8353e714.png


    ad6c9dd3ca3ecc2c04a774d7e6ff202b.png


    0bfbcbc72863c80e86ca27d1222ddd6c.png


    《融資中國》:專精特新涉及的項目,很多都是“小而美”,但當前,機構都在追求大市值明星,達晨的策略有何變化?


    肖冰:我們的投資策略不會變化。達晨投資的小巨人企業,不是永遠的“小而美”,在投資時,我們追求的不是爆發式增長,而是長期的做大做強。雖然一些項目定位是“小巨人”,但是,我們在投資時,對其未來仍有“百億市值”發展目標的預期。


    我們看好的一些項目,第一增長曲線或許增長不快,但它是有發展出第二增長曲線的較大可能性的。沿著細分領域做透、做深后,企業可以橫向拓展相關領域,企業的發展空間很大。我們在決策投資一個項目時,就已經把項目未來發展想的很清晰,如果一個項目的天花板很低,那達晨不會為了迎合資本市場變化而進行投資。


    《融資中國》:具體到項目,達晨的標準是什么?


    肖冰:項目的市場空間、企業在行業中的地位、資本市場的估值水平,我們會通過多維度的判斷去評估項目。


    在專精特新領域,我們投資占比最高的是先進制造領域,以這個行業為例,我們最重要的評判標準就是下游應用。我們特別關注它的下游行業是不是一個特別新興的行業、是不是一個特別高增長的行業,如果是傳統行業的相關應用,我們可能會放棄。


    《融資中國》:達晨所投資的豐光精密是北交所上市的第一批項目,我們對它的投資下注當時是基于什么樣的判斷?


    肖冰:豐光精密是以精密機械加工、壓鑄制造為核心技術,為半導體、工業自動化、汽車、軌道交通等行業提供核心零部件,是如中國中車和安川電機等高精尖企業背后的精密零部件提供者。


    其實達晨接觸豐光精密時,市場上還沒有“卡脖子”的說法,而當時,豐光精密已經發展了十多年年,但企業規模不是很大,主要是因為精密機械加工行業門檻高、客戶認證周期長、人才培養時間長,并不是當時備受關注的熱門標的。


    之所以選擇投資,核心邏輯就在于,我們認為,這個技術在中國是稀缺的,而它的市場需求是巨大的。在高端精密零部件生產制造領域,中國重度依賴進口,國內在高端裝備領域跟歐美相比仍有差距,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產業鏈上游的精密加工能力不足,無法生產出高精度要求的設備和產品。


    我們認為,豐光站在這一發展潛力極大市場中的關鍵環節,如果能取代進口產品,企業未來的發展空間極大。事實證明,我們這一邏輯是正確的。


    經過20年打磨積累,豐光精密下游客戶中已包括如THK、安川電機、埃地沃茲等世界500強中的龍頭企業,實力經過世界最頂尖客戶的檢驗,是國內難得一見的精密制造領域隱形冠軍,代表了中國制造業發展的方向。


    達晨于2017年投資豐光精密,當時以很短的時間就做出了投資決定,對企業和團隊給予了極大的信任,推動豐光在適合的時間節點借助資本市場力量,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,除了在原有業務上繼續發力,同時也向下游延伸,比如其諧波減速機產品就有望實現量產。


    走到今天,迎來了北交所的東風,豐光精密最高時市值翻了近5倍,得到了更廣闊的展示舞臺和發展空間,是北交所的包容性、靈活性和專精特新企業的合拍,成就了豐光精密的新發展。但在北交所的上市并不是終點,而是一個新的起點。我們認為企業項目未來發展空間還很大,還可以向下游進行延伸,期待他們更大的跨越發展。


    《融資中國》:還有哪些邏輯相似的案例?


    肖冰:同樣的案例還有很多,比如利揚芯片。利揚芯片是一家從事半導體后段加工工序的現代高科技企業,是目前國內最大的獨立第三方集成電路測試基地之一。在投資利揚芯片時,項目還比較小,我們是它的A輪投資方。當時這個賽道被外資所壟斷,國內做相關業務的企業很少。


    與豐光精密的邏輯相似,我們認為,本土的企業更了解本土客戶,只要給他們成長的機會,未來發展空間是很大的。


    2016年3月,美國商務部指控中興通訊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,對中興實行禁運,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銷售產品。事件發生后,雖然引發不小的關注和討論,但真的因此去做研究和跟進的很少。我們當時就啟動了深入的行業研究,判斷未來國產替代,特別是在芯片行業,急待發展,有較大的需求和空間。芯片測試作為整個產業鏈條中的關鍵環節之一,所涉及的技術、設備、成本的門檻都比較高,國際上也有發展成熟的芯片測試公司可供參考。反觀國內,相關公司尚少,而且多為國資背景,純民營的、成規模的芯片測試企業寥寥無幾。


    在行業研究的基礎上,我們摸排了一遍行業,發現了利揚。利揚芯片團隊的技術能力過硬,創始人黃總也是在芯片行業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老兵,對行業的認知與理解是經過市場摔打的,我們十分看好公司的長期發展能力,在2016年和2017年連續兩輪投資了利揚芯片,2020年11月利揚芯片登陸科創板上市,成為國內獨立第三方芯片測試公司第一股。


    目前,國內第三方專業測試廠商因起步較晚,整體分布尚較為分散且規模較小。未來隨著集成電路產業的加速發展以及國產替代的逐步推進,利揚芯片作為集成電路測試行業中的優質企業,有望憑借賽道優勢進而長期取得高速增長。


    《融資中國》:結合投早、投小、投硬科技的趨勢,以及當前一二級市場估值問題,達晨未來投資標準是否有新的調整?


    肖冰:達晨會投資硬度更高的項目。


    硬度指的是中國特別稀缺的、企業獨有的、國家特別鼓勵的核心技術,比如光刻膠或是光刻機中的核心零部件。這些核心配件即便市場規模并不大或者說企業還處在虧損狀態,但資本市場給與的估值還是很高的。


    比如我們投資的中望軟件,作為工業軟件,它的營收利潤在一定階段不高,但市場還是愿意給出了高估值。對于硬度高的企業,傳統的財務指標和企業未來的估值可能并不完全掛鉤。


    二級市場的估值,在一定程度上會傳導到一級市場投資的判斷,也有積極的一面,比如我們作為一級投資機構敢于投資更加硬的技術、更前沿的技術。這是資本市場紅利給投資人帶來的信心。


    《融資中國》:對于特別前沿的技術,達晨如何辨別風險?項目沒有大客戶時,敢不敢投?怎么投?


    肖冰:如果項目已經有了標桿大客戶,那投資人就會蜂擁而至,我們想要在別人未關注時進行投資,更加考驗投資機構的專業能力。


    比如我們投資的超材信息,從事的領域是手機核心零配件——射頻聲表面波器件,這種產品同樣是被海外企業壟斷多年的。我們找到這個項目時,它還沒有客戶,無法通過客戶來驗證可行性,于是我們就拿著產品找到了獨立的實驗室去測試、去比對。另外,達晨在行業內積累多年,已經建立了完整的投資生態,也可以通過之前投資的下游客戶,來可以驗證項目的可能性。一旦確定項目產品的可靠性,我們就會盡快投資,如果等到項目已經有了客戶,估值就水漲船高了。


    《融資中國》:2022年,達晨主要關注的方向還有哪些?


    肖冰:我們會繼續關注三個機會:

    第一、卡脖子的機會。這是一個需要長期來解決的事情,不是短期,要耐得住寂寞與誘惑;

    第二、產業升級的機會。中國眾多產業都在進行產業升級,由低端向中高端進軍,特別是“數字化”、“智能化”的新技術應用,對傳統產業升級提供了新的契機;

    第三、碳中和結合先進制造業的機會?;谶_晨在先進制造業方面的基因和碳中和方面的布局,兩者跨界結合的環節和企業我們也將密切關注。

    3b151fa015dd88792dabf7e1b41f77f7.jpg

    達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,總部位于深圳,是我國第一批按市場化運作設立的本土創投機構。自成立以來,達晨伴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不斷完善,在社會各界的關心和支持下,聚焦于信息技術、智能制造和節能環保、醫療健康、大消費和企業服務、文化傳媒、軍工等領域 … [ +更多 ]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達晨財智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Copyright ©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.Ltd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電話:0755-83515108

    郵箱:fortune@fortunevc.com

    粵ICP備14030831號

    粵公網安備 44030402003598號

    欧美人与动人物xxxx